人造煤气罐

一个少妇

【卜岳】特务Pinkray 儿童节

第二个番外啦虽然正文是苦的
但是番外都很甜呀
希望大朋友小朋友都要天天开心哟
啾咪
轮博女工回去工作了

——————

卜凡发现孩子越来越不好管了。
不仅经常抱怨自己没朋友,还对卜凡指指点点起来。
“爸爸,你看你工作的时候眼睛凑这么近不会瞎啊?”
“哎呦爸爸,你买可乐了?”
“你帮我看看这道题。……你不会啊?你行不行啊?”
卜凡带着一脸黑线阖上了练习册,就不该给他买这么多高年级的书,谁知道这孩子学习能力这么强。
“你别在这花里胡哨的55667788的,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了吗?”卜凡揪着岳明辉的领子带进卧室。“你看,攒了几条裤衩子几双袜子了?”
美其名曰锻炼小辉的自主自立能力,实则自己都懒得洗。
“爸爸,今天可是儿童节!没有小朋友陪我就算了!你做爸爸的给我准备礼物了嘛?”岳明辉一脸严肃,还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一样。
被这样一提醒不到才意识到这一点,小辉特殊的身份让他不能有朋友,可自己的确是忘记了岳明辉是个需要过儿童节。
“对不起啊,那小辉想要什么礼物啊。”卜凡大手揉了揉岳明辉的头发,也是真心的道歉想要补偿。
“我想想,”岳明辉吧啦了一下指头想说什么,但又憋了回去。“去吃肯德基好吗?”
“平时没少吃,行。”卜凡给岳明辉换了套衣服就开车出了门。
肯德基吃的很快,有很多小朋友都在肯德基的儿童游乐区玩着,卜凡看见岳明辉眼睛离不开。“想玩吗?”
“……才、才不想,这都是小孩儿玩的幼稚东西。”岳明辉不舍得拿开眼睛,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别的小朋友长得不同,不能融入他们。
卜凡看着岳明辉好像一脸懂事儿的样子,叹了口气,带着他去了新开的蹦床馆。
“哇!!!!!!”岳明辉是真的开心,不顾卜凡喊他就跑了进去,挥挥手催他快一点。
“你小心点,你敢受伤就别想再来了啊。”能看到岳明辉快乐的笑着,卜凡心中的愧疚仿佛就能被覆盖。
快乐的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,卜凡把手伸进岳明辉衣服里试了一下已经湿透了,这样出门是要感冒的,就把人拽到一边用纸巾给他擦擦。
岳明辉是懂事儿的,他知道很多事不能贪恋太久,爸爸可能会生气的。
卜凡说是专心回家看孩子,实际上没坚持多久这种和谐的生活,他就要时不时的被叫回公司处理事情,从而耽搁了许多与岳明辉的约定。
回到车上,卜凡拿出准备好的换洗衣服,让岳明辉换掉。
怎么才在意到在岳明辉脖颈上多出的那条项链,坠着戒指的那条。
“嗯?”卜凡从他衣服里勾出来握在手里摩擦着,怀念又无奈。
“爸爸,对不起…我乱翻家里东西了。”岳明辉眼睛里有一些不安,把头低了下去,声音小小的,磨着卜凡的耳朵。
“我没有怪你,”卜凡声音温柔低沉,安抚的摸了摸小辉的脑袋。“为什么会带上?”
“有我的名字。”岳明辉指了指指环内侧的YMH字母,“是买给我的礼物吗?”
“是,”卜凡给他塞回衣服里去,既然找到了就好好带着吧。“但不是儿童节礼物,是结婚礼物。”
岳明辉听不懂这些,只能歪歪头坐好,系好安全带。
现在他已经可以坐副驾驶了,前提是他必须系安全带。
卜凡一路上有些心不在焉,车速开的极慢,正好给了岳明辉看外面的时间。
他自己也注意到了,时间越久,他越是不能接受这种关系,两种爱意莫名的混杂起来,快要冲破他的心壁。
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岳明辉,爱着他的全部。
“喜欢吗?”卜凡看到广场上放风筝的人群,天已经黑了,但是还是有发光的风筝卖。
“可以吗?”岳明辉试探开口,声音里都是期待。
卜凡想起自己小时候跟着父亲放风筝的事,温馨美满,他知道岳明辉不会有这种回忆,所以他要给岳明辉最好的。
“走,爸爸带你放风筝去。”
初夏的风吹着两个男人的头发,单纯甜蜜的味道沁入心脾。岳明辉看着成功升天的小风筝满脸欣喜,跃到卜凡的背上,用脑袋蹭着他的脖颈。
“开心吗?”卜凡也仰头看着天空,很久没看过星星了,像岳明辉清澈明亮的眸子。
希望岳明辉永远长不大,永远单纯美好,卜凡就能更好的把他保护在身边。
可他又自私的希望岳明辉能长大,这样就能告诉他自己满怀的爱。
“爸爸,我很开心。”九岁灵魂的男人已经站在卜凡的身后,脑袋贴在他的背上,用手环着他的腰。“真的好开心。”
声音温柔的像是曾经在耳边的软哝细语,卜凡心跳都快漏了一拍。
“我的儿童节礼物啊,就是希望你能多看看我多陪陪我。”岳明辉用脑袋蹭了一下,“我只有你了呀。”
卜凡还没来得及热泪盈眶,那人就绕到面前翘起脚尖在脸颊上留下一吻。


*没多久新的复查结果出来了,卜凡从公司马上赶到了医院。
医生说岳明辉的思维已经开始有变化了,时间可能有快有慢,但的确是在长大,恢复正常的年龄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卜凡拐进走廊吸了吸鼻子,摸着脖子上戴着的另一只戒指。
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评论(12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