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造煤气罐

一个少妇

兔耳

我现在要给岳明辉先生激情戴帽子!!!
点开看-白殊-太太的兔耳图
——————

岳明辉看着几个兔耳帽子被小弟戴完了凡子戴,心中暗暗起誓。
 
我前十爷们岳明辉,绝对不可能戴这玩意。
 
“老岳,你戴上我看看。”
 
“你滚吧凡子,我才不会戴。”岳明辉接到手里倒是没扔,拎着出去。
 
李振洋还坐在按摩椅里跟李英超日常沟(quan)通(da)感(jiao)情(ti),岳明辉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 
“你俩还不练舞去啊?”作为队长经常要为了这些事废点口舌。
 
“还有你,”岳明辉伸手指着扛着摄像机的博文,“你不拍他们跳舞跟着我干嘛?快走。”
 
终于把所有人都赶离身边,岳明辉一个快步踏进厕所,对着镜子摆弄了摆弄肌肉。
 
“我这么爷们?我像兔子吗?”
 
岳明辉故意摆了个凶巴巴的表情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手却比嘴上诚实,戴上了从卜凡手里接过的兔耳帽子。
 
“Emmmmm……”看着镜子里的男人,岳明辉发了会愣,捏了捏帽子下的两个按钮,兔耳还会一上一下的动。
 
“好吧,可能还挺可爱的。”男人泄了气走出厕所回到练舞房,大厅的沙发上多出了一个岳明辉归还的兔耳帽子,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。

评论(7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