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造煤气罐

一个少妇

【鬼岳】I’ll never know 短篇完结

首页的小朋友们 请你们吃一吃鬼岳 真的很好吃

偏偏讲骚话:

【鬼岳】I’ll never know

王琳凯✖️岳岳
打了单人tag,因为感情不是很明显呗,就大家吃一下安利吧,求求大家了,希望大家写写看完后的感想
『卜岳』
be(我觉得不算)



“Were you in love with him?”
“I guess I’ll never know.”

“Have you ever felt that way?”
“I have “

你有过那种感觉吗,好像全世界都在告诉你,你是人间四月天,是芳华绝代,是…是个狗屁
王琳凯现在就是这种感觉,他被朱星杰宠坏了,被公司捧上天,被粉丝捧在手心里。他内心里最初的谦虚已经变了味道,一切已经变成了骄傲,于是王琳凯拿起了电话。


“喂?好…好久不见。”他还是有些紧张,干燥的手掌变得汗津津的,耳朵里传来的声音除了对方恍然大悟之外,剩下的就是他自己双手握住手机摩擦的水声。
“嗯?哪位?哦哦,是小鬼啊。”
“那个…哥还记得我啊……哥最近好吗?”他听着对面传来的一声嗤笑,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当然啊,不可能忘了你的,小家伙儿,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啊,是找不到凡子吗?”王琳凯赶忙摇头,又唧唧歪歪的出声“也不是,哎哥,没事儿还不能给你打个电话?我没找凡子,就想起来好久没和你联系。”

他已经不是刚年满18全天下咋咋唬唬的小家伙儿了,通告满天飞,甚至从顶尖流量摇身一变成了实力派,可是王琳凯夜晚埋在床上房间里放着乱七八糟的rap时,他还是记得青涩年华里遇见他,把高大的卜凡扯在身后,细声细语的说“哎,不要欺负弟弟”于是下一首歌变成了Jazz

喜欢有什么用,我连他今天高兴还是难过都不知道。
“哥你最近忙什么呢?”王琳凯换了个姿势,他在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前来回踱步,又干脆一屁股坐在地毯上。
“嗯?凡子没告诉你吗?最近接了个新人,公司让我写首歌。”
“怎么你给新人写歌?”话刚说出口又觉得是太过熟系的语气,不应该“哎,我的意思就…”
“嗯?提携后辈呗,哎哟多大点事儿,没事。”
“嗯……”

提携后辈,这事儿放在谁身上永远不是第一时间心甘情愿的,可是他就愿意,就像当时遇见他一样,永远都护着他们小的,他有点鼻酸。
“喂?小鬼?在忙吗。不忙了再打给我也可以啊,别耽误工作。”
“嗯?不是…我,我就是想…”想什么?
“小鬼?你喝酒了吗?”
“我想你了。”
“不是?你喝多了吗?我让凡子去接你,你在哪儿啊?”
王琳凯听着那个名字,一拳砸进地毯里“岳哥!你不要提他名字!”


我不喜欢朝阳,不喜欢日落前的明亮,不喜欢我喝完最后一杯酒,酒吧还没打样。可是我今夜喝完第一杯,就醉的不知方向。
“我不喜欢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再说别人的名字。”
“好…”
“岳哥,你为什么总要说他名字,你叫我名字,你叫我名字好吗”
王琳凯已经躺在了地上,侧着身子,电话贴在脸上。鼻尖通红,眼角也是。
“嗯……王琳凯?”


王琳凯
王琳凯
他算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他一共几次叫过他全名呢?三次
一次是刚见面的时候,他说,你好,我是AKA 小鬼。
他挑眉笑了一下,小鬼?
不…不是,是王琳凯。
第一次他说,你好,王琳凯。
一次他站上最后的舞台,拥抱了所有人,也拥抱了他。回到后台后,看到和每一个弟弟们合影留念,王琳凯冲过去从背后抱住他,然后他转过身“王琳凯,恭喜你啊,合张影吧。”
那张照片不是只有彼此,王琳凯没留下来。

“王琳凯?还在吗?”
第四次
“我在,岳哥,我想给你写首歌。”
“我是不是得录个音啊?不然明早你酒醒耍赖怎么办?”
“我写了好多,都发给你的邮件了,你从来没有回音。”
“哎这样啊…我换了邮箱,公司统一的,之前那个啊,就忘记了。哎,你从哪儿找到我邮箱的啊。”
“我…”

到现在了,晚安这个词,好像变成了一种必要的礼貌,睡不睡得着谁知道呢,反正我知道,话题是该终止了。
喜欢上的是他对卜凡的态度,他渴望那种眼神里有他,如若不是一次合作,就不会有这种想法。
一个团队里的队长,该怎么做呢,后来朱星杰说,做到像岳明辉那样,就是成功了一小步,再加上他的才华,就是成功了一大步,若是能有所有团员的倾佩与喜爱,你说,哪怕事业不成功,人生也算圆满一半了。
那还有呢?
得到像岳明辉一样的爱人,最好就是他。
“我,我找到了你很早的资料,还有你的同学,要到了你的邮箱。”
“嗯……那我一会儿去看看好吗?你先睡吧,不早了,晚安啊。明早你在给我打电话好吗?”

我在世上活过27年,快十年过去了,至于别的什么方面的改变,那就是希望你事事顺利,天天开心
不好,不想说好
岳明辉离开他们的那段日子里,他和卜凡走得很近,想不出来什么别的方法套取岳明辉的消息了,扯着拽着叫喊着不要脸的跟着,还不就是多看看岳明辉和他弟弟们的故事。
卜凡不耐烦,除了揍他,最后受不了发了链接超话给他“自己看”
你还是你
但你过的不开心

“不好,你让我说完。”
“嗯……”
漫天黑料起飞,身为哥哥和队长,一点矛头都指向他,他家小姑娘都变成了卡机嘛。
“岳明辉,我不喜欢你。”
“啊…这样啊,那…”
“我爱你”
艹,好他妈的没出息,莫名其妙,大傻逼

王琳凯扭头直接吐在了地毯上,胃酸带着令人作呕的气息。他听到朱星杰和经纪人刷卡跑进来的声音,他攥着手机,拽着朱星杰号啕大哭。
电话没挂过
“我喜欢了他那么久…”
“我给他写的歌他从来没看过。”
“他还当我是个小孩子。”
“杰哥…杰哥…”

第二天临近下午他才醒,茫然的盯着天花板,回想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“我操!”
王琳凯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来,四处找手机,醉宿后的头痛逼的他眼泪直往外跑。
“别找了。”
朱星杰坐在靠椅上把手机扔给他
“王琳凯,你27了,你以为你17?”
他胡乱地翻着手机,没有备注的号码,通话时长将近4小时。
“我给他做过解释了,他说给你回邮件,你自己去看吧。”

寄件人:岳明辉
你好,王琳凯,好久不见。我们有将近十年没有联系了,听到星杰说你一直在关注我的消息,很感激。因为你和卜凡联系很勤,我一直以为你和他关系超出我的想象,对不起。有些事情刚开始发生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在意,以至于你的心头痛遗留至今,可是时间不能倒退,有些事情也不可能重新开始,我不敢断定是否是你的执念,但你说爱我,着实让我觉得惊讶差异。我有些摸不到头绪,直到我看了你写给我的歌曲。
我今年已经34岁了,快要35了,生活工作都已经稳定下来,也确实做着当年对你们所说的,我中意的事,我很高兴。有些话不知到现在说不合适,但你必须要知道,我和卜凡已经在一起很久了。你也不是我最初见你的19岁了,如若继续误导你的感情,会恨我吧。
你的歌我会珍藏起来,如果你希望我唱的话,我会发小样给你,还有,对自己好一点,少喝点酒,注意身体,望一切安好。
收件人:王琳凯

王琳凯盯着短短几行字,回复了邮件
【我希望发行出去,我的经纪人会和你联系。谢谢你。】

谢谢你,我坠入了爱河,却不是和你一起。
后来我的经纪人问过我


“Were you in love with him?”
“I guess I’ll never know.”

“Have you ever felt that way?”
“I have ”

完结

一时兴起写了这个

别揍我
我还想活着

评论(4)

热度(1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