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造煤气罐

一个少妇

【卜岳】一发卜可收拾 卜岳向




成人版🔗戳⬇️
石墨


微博


岳明辉作为队里最老的一位,但是并没有被弟弟们尊敬过,哪怕一小时也好。 
但他也不会生气,心里也不会有芥蒂,他就是很喜欢自己这群弟弟,特别是那个反差萌大高个卜凡。 
先不说性格啊,这个名字就很反差萌,谁能想象192的这位男士,原名叫—— 
“行了老岳,你再敢在节目里提这件事,我就……”卜凡一脸的家暴情节。 
“好好,我不提了。”岳明辉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。 
卜凡是喜欢看岳明辉笑的,他一笑眼睛弯弯的,小虎牙露在外面,很倔强。明明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是卜凡看到之后还是会说一句,“麻烦你做下表情管理,眼睛都没了,面膜你得敷,眼霜你得用,人帅哥都是为你好,你看你一脸褶子。” 
岳明辉无奈的摇摇头,“哎呀凡子,你可真够啰嗦。” 
网上都说岳岳的虎牙影响了他的形象,建议他去做矫正,就为了这个,卜凡还用小号去说过敢整牙就脱饭的这种幼稚言论。 
虎牙多可爱啊,除了接吻的时候可能会硌着自己。 
啊啊,还没介绍过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四子还是大兄弟,可是背地里早就有人牵了小手,亲了小嘴,嗯了小嗯。 
 
是卜凡先提的,就老岳淘汰那晚,李洋和小弟搬出去住了,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。 
岳明辉坐在床上收拾着东西,小鬼来叫卜凡去全时,在意着岳明辉红肿的眼睛,哪有心情去。 
“老岳,你别哭啊…”卜凡感觉自己不能这么沉默着坐在屋里,毕竟他挺大个子,还挺碍事儿的。 
“我可没哭,我高兴还来不及呢。”岳明辉确实是没有在哭了,但是脸上的痕迹是证明他在之前不久的时间里哭过一大场。 
岳明辉伸了个懒腰,“我跟小洋还要自驾游呢,你们在大厂老老实实的练习吧,哈哈哈!” 
“!”卜凡心想着他这是在强颜欢笑,不然一定揍他。 
岳明辉在房间里放着歌,边收拾边轻轻舞动,卜凡看着就担心他那颗老腰。 
“你别动了,我来收拾。”卜凡坐在床上看着沉迷于音乐的岳明辉。 
“我说你别跳了!”卜凡腾的站起来,两只手控制住老岳的脑袋,就那么霸道的让他看着自己。 
“凡子,你轻点。”岳明辉象征的推了推。 
卜凡看着岳明辉那张脸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低头把嘴唇送了上去。 
一个绵长的吻,甚至对方也在回应。 
“这是什么?告别礼物吗?”岳明辉尽量做到不那么尴尬的轻轻一推,让两个人有点距离。 
“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。”卜凡也算豁出去了,既然亲都亲了,那就摊牌好了。 
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岳明辉也不是感觉不到,比如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,电动车也就那么大,两个人坐的那么亲密,那种贴在臀上,炙热坚硬的感觉谁都能懂吧。 
他就当成经过摩擦之后正常的男性生理反应。 
“我知道。”岳明辉坐回床上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毕竟他是个哥哥,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。 
灯光下站立的卜凡,真的是很高了。 
“那你怎么想呢,你也不抗拒我,不是吗。”卜凡就这么干站着,低头看着阴影里的岳明辉。 
岳明辉紧张的抠着指头,低头不打算注意卜凡那种热情的目光。 
“凡子,你知道哥哥我有过女朋友,是喜欢女人的。” 
卜凡皱了皱眉头,“那又怎么样?那你说,刚才的吻,你会恶心吗。” 
好像还真不会。可能太久没接过吻了,跟这种朝夕相处的男人接吻,心里也会有强烈到无法自控的悸动。 
“老岳,你是怎么想的,”卜凡坐了下来,在岳明辉身边,再次用手强迫岳明辉看着自己。 
“凡子,我觉得今晚不太适合说这些。”岳明辉想逃避,他从来没注意过自己对卜凡到底是什么方面的感情,那种在意担心代表了什么,岳明辉也不敢联想。 
又是一个湿润温柔的吻贴上来,岳明辉即使抗拒了那么一小下,也还是很快沉入到这个吻里,吻到身子发软。 
“会恶心吗?不会恶心吧。”卜凡拉过岳明辉的手,看着对方的脸上爬上了小小的一抹红晕,卜凡开始期待岳明辉的心情。 
“凡子,我…”岳明辉被吻的心都乱了,他怕他会在下一个吻里沉溺于对面这个男人的温柔里。 
所以他选择先打破这种暧昧的氛围,却鬼使神差的去锁了房间的门。 
回来看到卜凡还直愣愣的坐在床上,岳明辉就先开了口,“那你觉得,我应该和你在一起吗?如果我也喜欢你的话。” 
“为什么不?!”卜凡有些小小的兴奋。 
“你不怕被人发现吗?”网络暴力什么的,岳明辉见过的多了。 
“我有你就够了。”卜凡着急的握住岳明辉的手。 
小孩儿果然是冲动的,但岳明辉很喜欢。 
“那今晚让哥哥感受一下你的决心吧。”岳明辉就这么跨坐在卜凡的腿上,主动献上的吻。 
他想念这种人与人之间亲密的温暖,想了很久了。 
 
“凡子,想啥呢。”岳明辉从后面拍了一下卜凡的脑袋。 
不用问,卜凡脑内肮脏的想法已经用身体体现出来了。 
“快遮遮,一会别人看见不好。”岳明辉扔来一条MLGB的白色珊瑚绒毯子,卜凡把它窝了窝盖在腿上,一把拉住岳明辉的手。 
“你说你当时,怎么就突然决定让我上了呢。” 
“滚,大白天的就说这些。”岳明辉嫌弃的甩了甩手,没甩开就任由卜凡握着。 
卜凡舔了舔嘴巴,回味着刚才回忆里岳明辉的表现。 
“哎,凡子,你还记得你说了什么我才答应跟你在一起吗?”岳明辉坐在沙发上,卜凡的身边。 
“说了什么,纹身吗?”卜凡向上翻了翻眼睛回忆着。 
 
决赛那晚,岳明辉用身体安抚了哭的像孩子一样的卜凡,事后这位弟弟竟然还玩起了游戏。 
“所以凡子,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我了吗?”岳明辉回家这段时间想了挺多,他是喜欢卜凡的。 
青春,热情,甚至肉体都那么完美,有谁会拒绝呢。 
采访的时候那些小小的动作都能弄的岳明辉心跳挂念,肯定是喜欢没错了吧。比如凡子轻柔的抚过自己的脸,比如两个人拉在一起的手,比如凡子替自己跟李振洋正面刚… 
“那不然呢,不然我们刚才在干什么。”卜凡心不在焉的低头吻了吻岳明辉的头发,心思俨然都在游戏画面上。 
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小孩子才会把性和爱绑在一起。 
岳明辉抬头看着卜凡认真游戏的脸,笑了笑,“那你说一个我必须跟你在一起的理由吧。” 
“理由嘛…”卜凡看起来实在思考的,但手也没放下游戏,“因为你身上纹着我啊。” 
“什么?”岳明辉是真的没明白这句话,自己的纹身可真的跟卜凡没有关系。 
卜凡放下手机,低头亲吻岳明辉大臂上的纹身,“这里啊,这只哈士奇。” 
 
卜凡想到岳明辉那时笑着答应的样子,看向老岳,“哈士奇纹身,你看,说明咱俩冥冥之中是有命运的牵引的。” 
“哥哥是想告诉你,这是他妈狼!”

评论(3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