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造煤气罐

一个少妇

每次给别人化妆的时候:尽量贴合本身的五官不用重笔 底妆轻薄自然 眼妆清新 高光适度 腮红做到提升气色就好 修容简单扫一下
给自己化妆:遮瑕不要钱 底妆不要钱 眼影不要钱 高光不要钱 两斤的散粉在脸上烘焙 十斤修容重新捏脸 腮红多来两次

什么毛病???

终于看到宝宝了(化妆师出来挨打 你不知道脸上不可以出现这么饱和的粗眉吗?我看你们韩国化妆师就是不行
(换我这个日本化妆师来

每一个小宝贝活得都要快乐又健康
要让现实中的你变的比网络中的你更美好
共勉

【洋岳】放点儿孜然 完结

回忆一下吧👇
01
02
03
04

***OOC***
学生🐑X烧烤摊老板🐰
我觉得写的不好,所以附赠一段🚗
烂尾预警
——————

李振洋本来还在早起的懵懂中,听到之后倒是提了神儿,伸手拢了岳明辉的头发扎了小啾啾,又把下巴搁在那人肩膀窝里。
“啥时候回来啊。”
见岳明辉支支吾吾说不出话,李振洋叹了口气,张开手臂把人圈进怀里。
“我跟你说啊老岳,你敢不回来我就去英国把你抓回来。”
“洋洋?”岳明辉心放了一半,他以为这种事一说大多是要吵一架的,放在别的热恋小情侣那,必然是要为了分别吵得不可开交。
“你当我小孩儿呐哥哥?”李振洋闭着眼睛抓紧,把岳明辉的手握在一起捏着指头,“我就是…怕你用这事把我踹了。”
“哎呦洋洋……”岳明辉听着话里酸溜溜的,又感觉那人委屈,侧过脸来亲吻了他的脸颊,“我倒是怕洋洋你发展好了,看不上我这烤羊肉串的了。”
“老岳,你是真的傻。”李振洋摇了头,迈开长腿就进了卫生间,岳明辉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勾了嘴角。
其实事情不会那么糟糕。
李振洋冲完凉出来就看到了桌上的煎蛋和面包,大猫大清早就犯了懒,岳明辉只能乖乖给他涂好酱塞进嘴里。
“哎,我说你这个老岳,除了会烤羊肉串和煎鸡蛋,咋啥也不会啊。”李振洋嚼着东西,说话呜噜呜噜。
“哎呀别事儿了,要不你做。”
“你还不乐意了?”李振洋一脸受伤捂紧胸口,嘴里还嘟嘟囔囔的,“哎,刚到手的男朋友就要走了,也不知道安慰我这个受伤的人,心痛啊,心痛。”
“哎呀洋洋…哥哥不对。”
“我好惨啊!”
“我错了洋洋,我走之前你想怎么样都行。”岳明辉也是被拿的不行,手一摊任他处置。
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”
“不带耍赖皮的。”
“哎呀不耍不耍,先吃饭。”
“行哥哥,这是你说的。”李振洋满意的喝了口奶,擦擦嘴收拾行李去了。
李振洋也算事业初有成效,全球飞来飞去的,本来就没多久的二人世界更是被压缩的所剩无几。
“哥哥,别忘了咱俩的约定啊。”李振洋穿好了鞋,又探了身子凑过去亲吻男人的额头。
“哎,知道了,你辉爷还能是说话不算话的人?”伸手就推了推,“再晚赶不上飞机了啊。”
一只脚踏出门去,李振洋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岳明辉,“哥哥,……算了,记得啊。”
岳明辉直到门关上才反应过来那个眼神,索求又带着克制。在一起的这些时间,两个人除了亲亲抱抱,或者偶尔的擦枪走火一起拿出来撸一管,连睡觉都是穿着内裤睡的。
明知道两个人都不是雏儿,却又憋着劲儿在比谁更矜持。
李振洋,你他妈真不要脸。
岳明辉捶了一下鞋柜。

上车La Perla👙

一如所有异国恋的情侣,有着时差,按时报着平安诉说思念。李振洋还是满世界飞着,偏偏英国的行程是没有的,只能时不时的打个视频。
“洋洋,想哥哥没啊。”
“想。”
岳明辉不是第一天发现李振洋在家的时候,视频时眼神飘忽回答敷衍。距离产生美也产生隔阂,不安和猜忌涌满了脑袋。
“你实话跟我说,你在外面是不是有猫了。”
李振洋却难得的严肃下来,盯着屏幕。
“哥哥,真有。”
岳明辉愣了有几秒吧,“李振洋?”
“你也认识,你如果想看,我可以……”
视频就到这里断了,李振洋抓猫的手还停在空中,就见到了红色感叹号。
直到第二天岳明辉也没同意好友申请,各种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之后,李振洋知道事儿闹大了。

岳明辉这边也是头脑一热,直接买了机票回来,站家门口准备好捉奸。好你个李振洋,住我家还敢给我搞破鞋,老子非得让你明白什么是爆cei狗男男。
钥匙捅开门的一瞬间岳明辉心里还打着小鼓,一进门就看李振洋蓬头垢面的夹着烟站在门口一脸的惊讶。
“哥哥,你咋回来了。”
“捉奸。”
岳明辉看到李振洋那样也有种说不出的心疼,毕竟是自己的男人。
先进了卧室,并没有陌生的气味,那次疯狂留下的产物——
La Perla的两件套还挂在衣橱外面。
岳明辉没来得及反应就落入了烟熏的怀抱,一时间想像个失宠的女人撒泼,手一伸就被握了起来。
“哥哥,怪我。”
当然怪你,还学会偷吃了?
“怪我没说清楚。”
“那你坦白从严。”
“我的确有猫了,叫小辉,”
“你也认识,就是总在你摊位旁边蹭吃蹭喝的那只。”
岳明辉脑子没转明白,黄白相间的祖宗就伸着懒腰从窗帘缝里出来,默默看了一眼两个男人就去别的地方抱窝了。

“李振洋,你赔我机票!”
这是岳明辉改名岳迷糊的第一天。

内存条今年大阪还🈶️🈚️行程了 我不想翘班 室友想看Lucas 纠结2018

说一件最近很后悔的小事:
4年前我和小蒋热恋期的时候,我妈给我看了一个男生的照片,说是我娃娃亲的对象。我当时不仅看不上那位男士,还强烈抨击了包办婚姻。
然而现在的我,在我妈提到那位男士的时候,无数次提醒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人生头等大事,并强烈要求我妈摁头结婚。
感叹一句,包办婚姻真好啊,那位男士的条件大概是我这辈子触及不到的高度。(是真滴,在我的城市我同学年之中,他还有点出名。

由此看来我妈的眼光的确比我好。我妈原话,你别做梦了,把你介绍给人家我都嫌丢人。

@Tracer 
好消息 我和T太发展铁鸽联盟 诚邀各路好友加入

【洋岳】放点儿孜然 04

时间有点久远
回忆一下吧👇
01
02
03

***OOC***
学生🐑X烧烤摊老板🐰
——————

凭借着记忆李振洋终于把岳明辉扛了回去,站在家门口把他扶正,手顺着岳明辉的口袋摸了又摸。
钥匙在极深的裤子口袋里,他只能把手塞进去摸索。布料紧贴柔软的大腿肉,李振洋焦急的冲了头,动作也用力了些。
“嗯…别闹…”岳明辉被大腿上的感觉弄的有些痒,扭了扭身体轻笑起来。
本来动作就别扭,还要防止这个男人摔倒,李振洋站的重心不稳,被撞到门上,低气压写了满脸。
那人好像也发现了他的不满,默默的收回了笑容,乖巧的自己伸手掏钥匙。
两只手指触碰在一起的时候,李振洋倒是没反应过来,那人的手指勾着钥匙和他的食指一起往外抽。
那一瞬间李振洋好像想通了所有缠绕自己的烦恼,他渴望和岳明辉的肌肤接触,渴望岳明辉与他交换热切的感情。
抬头对上岳明辉虚无看着他的眼神,李振洋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喝醉了。
男人打开门的动作行云流水,根本不像喝醉的迟缓。但他又的的确确的脚步不稳摔进床里,迷迷糊糊的扯下衣服钻进被窝。
“洗澡再睡吧。”李振洋不满意这个人身上烟酒混杂的味道,想起上一次自己喝醉是他帮自己洗的,所以这次帮回来也不算失礼。
男人的皮肤滑溜溜的,一下没用力胳膊就从手掌里滑了出去。再试了几次也都抓不住,李振洋蹲在浴缸边泄了气。
两个人的关系也像打了一层沐浴露,泡沫让两个人的接触看不清晰,想捉住对方又滑出控制。抬头看见男人正眯着眼观察他,迷茫带有雾气。
就那么一秒的对视,让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“岳明辉,你有时候…挺逗的。”李振洋伸手抓住他的手,十指相扣握在手里。
男人疑惑歪头,眨了眨明亮的眼睛。
“你说我怎么就被你套住了呢。”
“洋洋……”男人也哑着声音开口,不似刚才的醉态,眼睛明亮的眨着。“你怎么才来呢?”
实际上岳明辉设的这个局连续好几天了,为的就是把李振洋逼出来。姜还是老的辣,随便一个局就把他套了进去。
不过这也算是愿者上钩吧。
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之后,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岳明辉些许尴尬的清理干净自己,男人也冲洗了身体。两具赤裸的身体却也畏手畏脚的没擦出什么火花。
两个人塞进同一床被子,皮肤的接触从冰凉变得火热。
“哥哥,我…”李振洋不知道在顾虑什么,竟然紧张的手心出汗。
还是岳明辉先伸手握住了他的手,开了口,“我没想过你是这样的。”
“什么样?”李振洋往他那边凑了凑,低头看着岳明辉肩膀上的花纹。
“我还以为你是那种…”男人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形容,“游历情场的花蝴蝶,你懂吗?我以为你会更主动一些。”
被这样一提醒,李振洋才反应过来。自己也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肉到嘴边也会主动啃食。可怎么到了岳明辉这里,洗干净的小兔子送上门,自己却什么都不敢做了。
“你喜欢这样的吧,”岳明辉靠在床头点了根烟,朝着李振洋笑了一下,满眼的了然,“若即若离,欲擒故纵的。”
李振洋伸手揉了揉岳明辉半干的头发,像原来谁养的狗,柔软顺滑的毛发。“我喜欢你这样的。”
对上男人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,李振洋送上了自己的嘴唇,亲吻上了他的眉毛,然后是眼皮,再用嘴唇蹭了蹭纤长的睫毛。
岳明辉吐了嘴里的那口烟,夹着烟的手捧上了李振洋的脸颊,仰了一下脖子就吻了那张嘴,温热的舌头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自己的牙关缠绕上来,把主动权换到了另一边。
直到烟灰掉到了被子上两个人才分开,手忙脚乱的灭了烟。
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夜晚呢。两个男人都老老实实的套上了内裤,并排躺在一个被窝里,却又手拉着手。明明都是情场高手,却又矜持如处子。

之后,岳老板的烧烤摊上的帮工,顺理成章成为了第二股东,把自己的存款都交到了大老板手上。而他每天就搬个凳子坐在最靠近岳老板的位置,托着个腮看着那人,饿了就点点菜,白吃白喝。
岳明辉也没想到李振洋是真的懒,确认关系之后反而一点忙都不帮了,还强行缩短营业时间。
“哎洋洋,你再这样我付不起房租了。”
“不还有我吗?”
“那你…你好歹帮帮忙吧?”岳明辉一脸的黑线,把腰上收钱的小包给他挂了脖子上,继续忙他的炉子去了。
其实岳明辉烤串的时候也会走神,偶尔看着坐在身边的大模特,心里就感叹着怎么这么帅的大模就让自己钓上手了呢。
就连每天早晨睁眼看到李振洋的睡颜,岳明辉都心里美滋滋的。他希望甜蜜的时刻再慢一点,这种单纯的互相喜欢的时间再久一点。
“老岳…别盯着我了,手机。”李振洋拽了被子就蒙住头,换了个方向继续睡。
岳明辉怕吵到大宝贝儿就一溜烟进了卫生间,看着家里的号码一言难尽。
随着几声“嗯,好,知道了”之后,厕所里就恢复了安静,李振洋再没睡着,听着这么安静觉得不安心,直接坐了起来。
“咋了老岳?”
卫生间里一阵水流的声音结束之后,岳明辉光脚踏了出来。李振洋摇了摇头,用被子包住这个不爱穿衣服的男人,拉着微凉的手。“咋了,烧烤摊被城管端了啊?”
岳明辉捏了捏李振洋的手指肚,“哥哥我体验人间的时间结束了。”
“啊?”李振洋把下巴搁在那人颈窝,闭着眼睛。
“洋洋,我得回英国了。”